只想一个人呆着

好莱坞是个出传奇的地方!

葛丽泰•嘉宝拍了十几年电影,突然在某一天,甩甩金发,收起笑容,露出瑞典女人特有的冷峻,然后,摘下强行加诸在身上种种光环,素面朝天,消失在纽约人潮汹涌的街头,徒留下光影之间的经典与影迷百思不得其解的喟叹。

只想一个人呆着

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得上一个正当风华的女人,决绝的抛弃眼前如梦的繁华,重新回到静谧的世界更让人感到震撼的了。她离开时,没有什么“息影宣言”,什么“新闻发布会”,只有一句话,而且是短短几个字:“我想一个人呆着!”

阿尔伯特•芬尼在一九七四年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饰演大名鼎鼎的侦探“波洛”,他看到眼前的劳伦•白考尔词费滔滔,温和优雅地说道:“您知道,葛丽泰•嘉宝曾经的一句名言吗?”劳伦•白考尔听到后,立即收起笑容,转身离开。阿尔伯特•芬尼演绎的“波洛”虽然给人的感觉太过僵硬,不如《尼罗河的惨案》中的彼得•乌斯蒂诺夫调皮可爱,但是,他这句话倒极有幽默感。

只想一个人呆着

教训一个女人时,就用更出色的女人来惩罚她!

其实想一个人呆着的何止葛丽泰•嘉宝。托马斯•品钦是个非常优秀的作家。他在六十年代创作的《V》一经问世,便受到了极大的好评。其后的《拍卖四十九批》、《万有引力之虹》都让读者对他充满兴趣。但是他对于外界的热闹冷眼观瞧,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向往,只是隐居在一个外界从来都不曾发现的地方,深居简出,与世隔绝。

《万有引力之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版后,海盗出版社为了宣传他的书,专门在《纽约时报》上刊登整版的广告,并且选取了十篇评论摘录,但是因为无法联系作者征求意见,不得不以通栏手写体的致作者信的方式呈现。信中写道:“亲爱的托马斯•品钦,我们想你大概愿意看到关于你的小说的第一批评论吧?!”也许出版社认为品钦是会看报纸的,当他某天写作闲暇,坐下来喝咖啡时,无意瞄几眼《纽约时报》,那么这几句话,他一定看在眼里。

香港作家李碧华也是一位“奇怪”的作家。由她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到现在已经变成中国电影的经典。譬如有名的《霸王别姬》、《青蛇》、《胭脂扣》、《饺子》等,她却隐藏在香港钢筋水泥森林中的一处,从来不在人们面前出现。她只是用幽默、犀利、深刻的文字,不时撩拨读者的心。

是什么让她如此逃避镁光灯和欢呼声?难道因为世界太嘈杂,想给自己耳朵静静音?难道觉得赞美夸耀太做作,需要凝神静气想人生?

钱钟书晚年,他的《围城》被拍成连续剧,人人都知道了写《管锥篇》的“老学究”,竟然还是一个如此幽默的文学巨匠,慕名而来的读者快要将门槛踏坏,电话铃声不停。老先生躲在角落,愁眉苦脸,不停地用他特有的犀利的语言挡驾:“只要鸡蛋好吃,其实就没必要认识母鸡了”。可是即便如此,他只是想“静静读几本书”的心愿,还是不时被意外闯入的“朋友”打断。原来,“只想一个人呆着”,真不容易!

如同我们在夜深人静之时,享受电力带来的光明,已经习以为常,突然遇到了没有通知的停电,那短暂的黑暗,却带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四下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异常灵敏,心脏的起伏声比往常更加真切。葛丽泰•嘉宝也可能像短暂停电之际,突然唤回从前深藏内心的向往,定定神,当来电的那一刻,光芒四射,音乐响起,她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我想一个人呆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只想一个人呆着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