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文/王小晒

吸引我看这部电影的唯一理由,是他的导演忻钰坤。第一次看《心迷宫》时,就深深被那种精妙的结构和技巧所折服。而这次,导演把那些炫技的成分都耐心地隐藏在背后,开始安安静静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失语矿工张保明丢了儿子,黑心矿主昌万年被人抓住把柄举报,摇摆律师徐文杰女儿被绑架,看似不相干的三个人,三条线,却被紧紧的关联在一起。

等待入场的时候,我就坐在这张电影海报的对面,上面的男人只露了半张脸,嘴角和眼角都是血,却透着一股子不服气的劲儿。海报上有一句话:环环相暴。

电影里的三个男人各有各的“暴力”。

《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姜武饰演的老板是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人,他既热心公益,给学校捐款,但是狠起来确是毫不留情。片中有一幕镜头是他边吃涮羊肉,边威逼利诱地教训其他的小矿主,完全把那股为富不仁的狠劲展现地淋漓尽致。他把玩着自己心爱的弓箭,以为所有想要得到的,都在自己的射程之内,可律师的摇摆不定只能让他绑架其女儿作威胁;蛮牛一样的张保明只能让他不停的“以暴制暴”。最后在山顶上,他对那个律师说,“警察来了,怎么办”。他是这个残酷世界的赢家,却无法征服所有人。

袁文康饰演的律师是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他们在利益面前犹豫不决,也希望能得到好处。但面对人性的底线问题,心里尚存的怜悯会让人变得摇摆不定。所以,当片中的徐文杰面对那张寻人启事,面对那个巨大的山洞,面对举着弓箭的老板喊:“你连他也要杀了么”,这都是人性的摇摆时刻。他渴望回到正常的道路上,可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在最后,检察官问他,还有什么知道的么?他也只是说,没有了。片中的徐文杰从始至终有着一种“冷暴力”,他明明知道了失踪孩子的下落,却选择了将真相掩埋。这种冷漠,更是伤人于无形的利器。

作为一座被煤矿常年征讨的城市,片中难喝的水、死去的鸟,以及高大的烟囱,都已经把危害表露无遗了。地下水的破坏,一批为富不仁的矿主横行霸道,这不仅仅是生活的一种崩坏,更是人性的崩坏。

影片中总是能听到一阵一阵像是从深处传来的轰鸣声,也许是煤矿上炸矿洞的声响,也许是这个社会从内部开始崩塌的的声响。有好几处现在回想起来还细思极恐:那个村长一直屯矿泉水,其实他从一开始都知道地下水早已不能喝了,但他还是数着昧心钱,一边出卖着村里人的健康。虽然后来还是被张保明打了一顿,可回到现实,这样的人,是不是还在逍遥自在呢?又比如全片几乎都围绕着羊肉来说,社会底层的代表张保明养羊,暴富阶层的代表昌万年吃羊,这是个“吃羊的时代”,更是“吃人的时代”。那个割羊肉的机器因为卡了一根骨头而坏掉,其实张保明就是那根骨头,耿直,却孤独。那根骨头最终会被轻松扔掉,但他仍然代表了一种力量,明知不可为,却执拗地对抗这个残酷的世界。

《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影片最后的那座山瞬间崩塌,到底是人性的崩塌,还是时代的崩塌,都不重要了。

无声

这是整个影片贯穿始终的字眼:无声。矿工张保明不说话,是个哑巴,却有着比无声更有声的力量。片中随处可见无声的象征:

比如那个深不可测的山洞。律师徐文杰的女儿被绑架,张保明误打误撞将其救出躲进山洞。后来,在一段超现实的画面中,张保明丢失的儿子从山洞内部走出来,带着徐文杰的女儿一起冲出去,他们站在缓缓展开的城市面前,美好又幻灭。而当徐文杰再次站在这个山洞面前的时候,他犹豫着不敢前进,因为他知道这个山洞里藏着被昌万年射杀的张保明儿子的尸体,他了解真相,可最终被一句“没有了”所掩盖。这个山洞既代表了人心的深不可测,也代表了整个事件的无法捉摸。

《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比如那个戴着奥特曼面具的孩子。他也是从来没有说过话,可却是全片里最清楚的人。他把面具递给张保明,希望这个父亲能像奥特曼一样去打败怪兽;他站在徐文杰的面前摆出弯弓的姿势,是要告诉对方,我其实知道发生的一切;直到后来他后来在墙上画出了张保明儿子的死因,让人觉得这个戴着奥特曼面具的小孩,天真而且真实,奥特曼把怪兽打得落花流水,但是现实中,很多怪兽都无法战胜。

再比如那个用“豢”来命名的车牌。“豢”这个字有喂养的意思,但更深层次的意思是,以利益为饵来引诱人为其服务,任其宰割。昌万年为了利益,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徐文杰为了利益,选择了掩盖真相;甚至连张保明也为了利益,不愿意在协议上签字。片中的底层人像是猪羊一般被豢养起来,任由那些掌握财富的人随意宰割。这真的很悲哀,却也很真实。

《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好在,还有张保明这样的人,他们对抗着这残酷的世界,就算势单力薄,就算前路渺茫,却依然凭着这孤独的勇,义无反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暴裂无声》:这残酷世界孤独的勇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