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有人说《某一天》是一部治愈和致郁在一线之间的电影,我却仍觉得它是治愈的。它用魔幻的手法沟通了阴阳界,以离奇的情节抚慰着那些失去至亲之人破碎的心。

在电影片头里,李江洙没有出席妻子的葬礼,只是在家里妻子平常的座位上点了一根烟……太阳每天如常升起,同事如常聒噪,上司如常烦人,工作如常琐碎……

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面对已经永远离去的人,活着的人该如何自处?

离去的那些人,她们好吗?在离去的最后时刻她们在想什么?如果灵魂存在,告知前因后果,我们是不是会觉得好过一点?

当李江洙经过再三确认,段微笑真的是个出窍的灵魂时,吓得晕死了过去。

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段微笑是上司扔给他的棘手案子的女主角。这个年轻的盲人姑娘,在距住地几百公里的一段公路上被车撞到重伤昏迷。肇事车主要求尽快通过和解了结此事,不然车主就得蹲大牢。

你尽管调查吧,我无所谓。生魂段微笑对李江洙说。

原来,微笑这个从小被抛弃的孤儿,是要去见她的妈妈一面。尽管她一再申明不会打扰妈妈的生活,但她的妈妈并不承认有这个女儿,惊慌失措的微笑从妈妈的店里逃跑了,忙乱之中导盲棍掉落,她试图穿越马路,一辆小车疾驰而来……

李江洙求微笑的妈妈见她一面,被无情拒绝。

不想成为任何人负累的微笑,要求江洙帮助她结束生命!

拒绝了微笑荒唐的请求,江洙回忆起自己与妻子的过往。

原本健康活泼的妻子突患重病,在治疗的过程中性情大变喜怒无常,被病痛摧毁了健康和容颜的妻子每句话都像刀一样刺向江洙。

某一天,江洙推着病妻出外散步,妻子忽然喊冷,他回房拿毯子。

再回来时,遍寻不着的妻子,被发现躺在路中车轮下……

妻子以这样的方式决绝而去。

在海边,微笑化身江洙的妻子向他致歉:很痛苦吧?对不起!我只是想在稍微还好看点的时候离开!

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妻子问江洙:记住了吗?那些美好的时光!

李江洙再度打开了二楼的房门,这里原来是妻子的工作室,过去的甜蜜回忆在江洙脑海中闪回……

整部电影笼罩在幽蓝的色调里,简洁优美的家,白得发亮的日光下,身体的病痛和折磨,那些令人痛苦的细节被电影一笔带过。在表现人的痛苦上,它举重若轻。

廖一梅在《悲观主义的花朵》里说:“叔本华说的没错,对于人类来说最好的安慰剂就是知道你的痛苦并不特殊,有很多很多人,甚至许许多多杰出的人都像你一样忍受着同样的痛苦和不幸,忍受着这个充满虚无的人生。”

李江洙疲惫不堪却仍奋力挣扎着活着。

原来众生皆苦,这样一想也就好受了很多。

影片的最后,掐掉段微笑点滴,帮助她终止生命的李江洙无言的背影逐渐湮没于深沉的夜。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每个在人海中背负不平常事的普通人,独自咀嚼痛苦吞咽悲伤,继续前行,如世上你我。

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一部致郁又治愈的电影,千玗嬉凭此片获大钟奖影后,男主是金南佶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