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脏吗

床上,两人干柴烈火,激烈抽动。

浴室,两人紧紧拥抱,抚摸缠绵。

我爱你,脏吗 我爱你,脏吗

好久没推羞羞片了,是时候来一发——

《妮娜》

我爱你,脏吗

今年一月,鹿特丹影展首次公开放映,好评如潮,旋即被人列为年度同性佳片之一。

年还没过一半,就“年度佳片”,除了故事有点好看,情欲有点爆表外,《妮娜》有啥好吗?

哈哈哈。

不开玩笑,其实,冲着猎奇心态打开《妮娜》的Sir,在第10分钟后,已不把她当作羞羞片。

前三分之一,《妮娜》是部伦理片。

妮娜,女主名字,故事得从她说起。

她是法语老师,短发干练,烈焰红唇,大衣往身上一套,那叫一个气质。

我爱你,脏吗

皮囊光鲜,灵魂填满痛苦。

妮娜每天按时吃药,和老公啪啪啪得算好日子。

为什么——

他们想要个孩子。

摧毁性乐趣的最有效武器,把它变成任务。

但即使把这过程变成一道重复乏味的公式,孩子依然无缘,故事并没有披露到底是谁出了问题,只是告诉我们,他们决定代孕,请人生孩子。

谈妥了一个,又崩了。

——因为那女人舍不得放弃自己生出来的孩子。

妮娜瞬间奔溃了,你在开玩笑吗,你看不出我别无选择吗?

我爱你,脏吗

终于某一天,她忍不住爆发了,打开门向外大喊——

别让我闭嘴。

做爱!人工授精!排卵!

测试!分组!体外实验!

流产!代孕!钱!操!混蛋!

我爱你,脏吗

丈夫试图制止,妮娜歇斯底里问他,你爱我吗你爱我吗?

丈夫也怒了,我爱你我爱你行了吧,看在他妈的份上就让我们彼此相爱!

随后,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我爱你,脏吗

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两人对彼此耐心一点点被蒸发干净。

他们爱彼此吗?

别提这么虚幻的词好吗。

冷静过后,妮娜表示,可以再去找上次那个女人,大不了给她三倍钱。

嗯,记得Sir刚刚说过的吧——

谈妥了一个,又崩了。

面对妮娜的提议,丈夫的回应是冷漠,他说,没用的,她就是不喜欢我们,停顿了一下,接着(补充),我也不喜欢她。

妮娜直勾勾地看着丈夫:“你不喜欢吗?”

我爱你,脏吗

其实,那个舍不得孩子的代孕,并不是第一选择。

第一选择另有其人——

年轻女孩玛格达。

她们因为一次事故结识,这三人撞到一起,之后,出于代孕的目的,妮娜夫妻邀请她到家中做客。

这场聚会止于尴尬。

搞一下?

女孩问妮娜:你是想要3P吗?妮娜没回,丈夫回:不,只有我。

我爱你,脏吗

女孩转脸就走。

是女孩保守吗。

不。

妮娜不会想到,如果那个晚上自己愿意3P,女孩极有可能会答应。

因为女孩是拉拉。

一个代孕故事变成了出轨事故,这个弯秋名山车神都觉得OK。

我爱你,脏吗

《妮娜》的第二眼,才是羞羞片。

老司机都知道,真正高级的羞羞片,不在露,而在

——片中的裸戏屈指可数。

羞羞片,贵在张力。

说三场戏。

第一场,女二玛格达是机场安检人员,她正在给一位空乘进行安检:“请伸开你的胳膊”。

空乘乖乖张开双臂,女二的手顺过她的脖颈,胳膊,从胸部划过,再蹲下划过臀部。

我爱你,脏吗

一套动作下来,四目相会,一种不言而喻的暧昧便产生了。

咱玩的就是指尖过电。

第二场,女主和女二认识,女二带女主去满是拉拉的夜店嗨,跳舞、喝酒,女主从未如此开心过。

两人到一静僻处说话,谈到机票啊飞机啊,女二见缝插针地撩了下女主。

我害怕坐飞机,你得握住我的手

我爱你,脏吗

氛围变得蠢蠢欲动,女主怕接下来控制不住自己,打算离开,这时,另一对女同挤过来,心急火燎地亲亲亲。

女主和女二只能躲在边上,看着她俩……

急促的喘息中,女主和女二脸上的表情开始微妙起来。

我爱你,脏吗

第三场,女二一声招呼不打来学校找女主 ,非常热情,当场就要亲亲抱抱。

女主挣脱,让女二去外面等她。

我爱你,脏吗

被浇了一头冷水的女二生气了,她跑了。

女主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过分了,她追上去。

一个人在前面大步走,一个人在后面追。

白雪皑皑,灯影绰绰,两人终于抱上。

我爱你,脏吗

然后呢?

就在这片空旷的雪地,女主第一次主动让女二高兴。

我爱你,脏吗

(注意,两人这时的位置,和第一场戏女二和别人的正反刚刚对调)。

好电影,就是会用画面讲故事。

于此,一个小时后的《妮娜》,才露出它的本质——一部弯弯绕绕的悬疑片。

她关于一个人如何发现自己,确定自己,并拥抱自己的故事。

Sir有必要重提一下电影海报。

我爱你,脏吗

弯弯绕绕的黑色线条,组成一个人,这个人看似抱人,也像在自抱。

妮娜和玛格达后来会怎样?

妮娜的老公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对妻子的背叛只感到平静?

这三人最后走向什么关系?

Sir当然不会剧透。

这段对话煞是锋利——

女二玛格达问:为什么选我?

妮娜:我老公很喜欢你。

玛格达:看上去你也很喜欢我。

妮娜一愣。

我爱你,脏吗 我爱你,脏吗

最后,Sir想为那种片正名几句。

上周六,Sir说了一个演员,李·佩斯,他公布自己的双性恋身份。

有毒饭留言如下——

人有选择的自由,但是现在的舆论有点“政治正确”的过头了,我也不反对同性之爱,但是我同样接受不了我的下一代是同性恋。希望舆论不要倒向鼓吹同性恋的方向。 

这几句话Sir听上去怪怪的,怎么说,有一种“老子都让你们偷偷摸摸存在,就不要光明正大地跑出来现世”的倨傲。

是谁赋予你这种倨傲。

性向通过“鼓吹”就能改变吗?

谈一个人忠于自己性向,就是“鼓吹”吗?

平权,平权,还是平权。

写此文,Sir在微博随手一搜,仍看到这种狗屁不通的言论——

世界上的事都是相对的,有阴有阳,有天有地,有昼有夜,有寒有暑,有男有女,这是自然的现象。如果人人都搞同性恋,那么,人类就要灭种,这种不合天地之理,是很严重的问题。

如果人人都……请问,怎么如果。

你看《水形物语》,会介意男主角是鱼,是怪,人和鱼怪怎么可以相爱吗?

那“一个同性”,在你眼里,就连“怪”都不如?

爱就是爱,爱也只能是爱。

李银河老师当年被媒体报道是“同性恋”,她写文澄清,对方其实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

他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学名叫transsexual。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极高,超过很多男人。

在这封信的最后,老师有几句话说得特别好。

仅以此话,送给所有心中有爱,还信爱的人——

我在此承认自己是异性恋者,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并不觉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恋者更正常,或者道德上更优越。因为在我看来,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同样正常, 在人格上也是完全平等的。就像一只猫承认自己是一只猫,不是一只狗,那只猫并不觉得自己比狗更正常、更优越,只不过它刚巧是一只猫,不是一只狗而已。

我爱你,脏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胖鸟电影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我爱你,脏吗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