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阿飞(张国荣饰)泡妹子着实有一套。

对文静安闲的女孩苏丽珍,他说:“你今晚做梦会梦见我。”“今天是1960年4月16日下午三点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苏丽珍哪能经受这种情话,她爱上了旭仔。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对拜金性感的女孩露露,他用耳环和身体接触来刺激他。他们上床后,露露说:“你一定要打电话来。”阿飞满不在乎地说:“号码可以丢,人也可以丢嘛。”露露无理取闹,阿飞厉声地说:“别再跟我说这种话。”“你有种,你有本事,我服了你了。”露露服服帖帖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能这么吸引女孩,和他骨子里的放荡不羁还有那英俊潇洒的脸蛋是密不可分的。他永不会和世俗讲和,神秘、狂傲不羁。这种男人对女孩有一种罂粟般的诱惑力。阿飞还是一个极度自恋的男人。对着镜子款款的跳起了恰恰舞,张国荣本身就有极强的舞台感觉,由他来演绎,性感的舞姿,媚态毕现,极具诱惑。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但阿飞又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他不会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他需要爱,但他拒绝婚姻。他喜欢女人,但他拒绝长久地喜欢一个女人。“我这一生都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我是不知道哪个才是我最喜欢的。”因此,苏丽珍问他结婚的事他坚决果断的说“不会。”

阿飞可以换女人如衣服,但苏丽珍受不了。他无情又孩子般无辜,这种神气让女人自愿靠近。苏丽珍想复合,阿飞不给她机会,因为他有了另一个女人。苏丽珍受不了,只能找陌生的保安(刘德华饰)吐露心酸。露露一直放不下他,阿飞去了菲律宾她就跑去找他。谁让他这么有魅力呢?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他为自己的放纵堕落找了个借口—为了寻找他的亲生母亲。

他和养母关系不好,经常吵。养母说他这些年就靠着这个借口做人。阿飞说是养母给他一个借口恨她。两个人的那段对话很精彩,但限于篇幅不引用了。最后,养母还是把他亲生母亲的地址给了他。

阿飞终于来到了亲生母亲的家,但她不肯见他。他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大步离开。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一个决绝的背影。“当我离开这个房子的时候,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我只不过想见见她,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那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其实,我们能听出来,他的心正在滴血。

阿飞也需要爱,他的人生是需要之后的渴望,渴望之后的寻找,寻找之后的拒绝。他爱自己,但对这个世界厌倦。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还是要说那一段经典自白:“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它只能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 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边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到死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鸟本就是死的,从来就没飞过。

他不可能不死,因为他是阿飞。他毕竟活过,因此那只没有脚的鸟也就有了象征的意味: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因此,阿飞也就有了更广阔的象征意义:不只是象征王家卫所怀念的香港60年代,更象征了无数的人生:自我,自恋,魅力十足,对这个世界有着强有力地吸引力,但正是因为他的不流于世俗,这个世界最终会排斥他。

张国荣也自我,也自恋,也同样魅力十足,对这个世界有着不可阻挡的诱惑力。但他自恋也自爱,却不会去放纵自己。他说,“我承认,我自恋,做艺人应该自恋。”“这又不一定,因为很多自恋的人都会吸毒,自恋和爱不爱惜自己是两回事。自恋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外貌要求,永远保持到最好的状态。”哥哥很爱惜自己,年轻时也不经常逛夜店,也不怎么玩刺激比如过山车之类的东西。

张国荣有完美主义倾向。生性敏感,敏感让他轻易看到缺陷,因此渴望完美。

但完美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因此,他会失落,会悲观。人都是多面的,哥哥有他阳光活泼的一面,也有脆弱压抑的一面。他的善良,使他不会向《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一样用冷酷狠毒对待对他不公的事情,也不会向《阿飞正传》里的阿飞一样对身边的人任性无情。只会压抑在自己的内心,久而久之,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力,让他患上了抑郁症。

这个世界,为什么对好人这么绝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阿飞正传》——强烈的个性和命运加诸的无奈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