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与魔鬼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魔鬼。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一名气象学家被派往南极孤岛上做气候观测。然而他很快发现,岛上除了他和一个疯疯癫癫的灯塔员,还有其它生物的存在… 疯疯癫癫的灯塔员,偏执且狂傲,与他驯服的鱼人怪物,作为诱饵,与怪物的同类进行赶尽杀绝的屠杀与征服,灯塔员与气象学家的共生关系,在怪物的真情之下有了更加真切的善恶之分。

灯塔员与美丽的女鱼人的相遇也是那么温情,她被缠住了,他救了她,人鱼不管走多远,都会在夜晚爬回他的灯塔,她会用她的叫声唤他的同类,报答着救命之恩。

如今,鱼人成了灯塔员发泄欲望的工具,成了他心中的魔,他逃避的“文明世界”里的杀戳,也在进行着杀戳,他迷一样的妻子也是他心中的魔,他日夜与斧枪为伴,鱼人伴着泪水的呼唤声成了这些怪物族人差一点被赶尽杀绝的最重一击。

原来对灯塔员俯首称臣,蜷缩一旁的鱼人,像极了你们小心翼翼的身旁人。

“他”对你的每一次主动,都小心翼翼,除了卑微,还有可能是宠溺和已彻底沦陷。

原来对一个人的沦陷,可能是一个绅士的动作,可能是一个莞尔微笑,可能是一个不经意的关心……

从此便没了方向,任他“鞭挞”,依旧不离不弃,只看得到“幸福”,全是因为没见过更好的真情。

在这个疯狂固执的灯塔员的寂寞日子中气象学家的到来,是意料之外的。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气象学家表面上向往文明世界,实际是逃避战争主动请缨来到这孤岛上的,他一直都是双重人格交织体。

气象学家第一次面对怪物的勇敢,和他在灯塔上持枪面对一大群怪物疯狂进攻时晕倒在灯塔员身后的懦弱。

在面对一场被迫的血的洗礼后粗旷与胆量的提升,在面对被殴打的人鱼的伤疤之后的温情。

都是他性格的两个极端,时时体现。

气象学家的温柔与懦弱,也是让鱼人第一次见到不同于灯塔员的细腻情感,让她体会到了不同于“驯服”的相处

这温情~是一块被雕刻成小船的鲸骨,是伤口上的一次爱抚,是面对枪口下的拼死保护。不同于暴力,不同于驯服,不同于发泄。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生活中的男生们也都是有两面的,都要有一个温情消受体,来“实施”他们的温情。她的眼神有了变化,对灯塔员的恐惧,和对气象学家的信任与真的妩媚。

女性这个神奇的生物,一旦有了“底气”,就可以让自己更加嚣张,无所畏惧。

在气象学家的面前,哪怕是对原来对她那样残暴的灯塔员,她居然也敢再次亮出利牙,以示反抗!

灯塔员怕了,他屈服了,他怕这些怪物的离开,他恐惧孤独……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别再委屈了自己,别在假装顺从与卑微,若不是爱情相处,这样的方式像极了宠物。果断离开!

就算这世界荒芜,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信徒。

分手了的女孩子们,别再浪费眼泪,还在思念,是你还没有遇到对你更好的;还在伤心,是上帝命令你继续寻找!

一旦碰到更好的爱人,我们真的会流露本真与真性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回不去的旧时光,可是我并不希望自己回到旧时光里面去,旧时光里的我虚伪做作又无奈,我每天假装文静的姑娘,假装体贴,假装温柔,但是就没有做到自己,

我性本癫狂又不羁,时常喧嚣又撒泼耍赖;多情,矫情又造作。我见到你的瞬间开始,我发现我开始变成轻松自在的我了,我感觉无所顾虑,

只想做我自己,只想大声欢笑,走路蹦蹦跳跳,胳膊甩到天上去,

就连五音不全的我也开始高兴的唱歌,没事就想哼一下,就连转弯都想唱一句“又!转过了一个弯~嘿!”

我再也不会回到委曲求全的自己的那个时候了,原来形容自己嚣张跋扈,性情乖张,都也只是高估自己,现在我真的变成这样了,拜托你了~我的爱人,这样的我很开心,也希望和这样开心的我在一起的你也很开心,而且要一直这样下去。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结尾与片头的剧情极其相似,真相也大白于观众,原来的灯塔员是上一个要被解救的气象学家,此时这个气象学家成了下一个灯塔员,他不会再回到“文明世界”。

一代代“灯塔员”凝望着黑色的大海,一个个被大海里的怪物吞噬,又有几个不被心魔戏弄。

凝望黑暗,身旁是否有相互精神支撑的人,他是你爱的,还是被你“驯服”的?

熬夜对身体不好,不如通宵吧……

记着,凝望黑暗,黑暗也在凝视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冰肤传说:驯服与倾心,不是暴力征服
分享到:
赞(0)